烈火鍾愛

ブログトップ

林文斌:葛路克的旋律(整理)


收到了「非琴」兄拉的葛路克的旋律,聽了非常的感動。於是也打算將心動化諸行動,拉拉這首曲子,同時也將相關資料彙集整理在一起。

一、音樂欣賞

使用「百度」在網路上搜尋,找到了兩個版本:

Henryk Szeryng 所拉的版本
http://mp3.baidu.com/u?n=4&u=http://218.30.21.253:8081/b/Y2prNA$$.mp3

Isaac Stern 版本
http://mp3.baidu.com/u?n=15&u=http://www.ebaomonthly.com:2480/window/music/string/stern/eqWUlZiJq52joJJ7oauao16BpaSdm6yrcqCXeaqooJyqm5aZNQ$$.asx

(因為由網頁無法轉貼連結,所以必須將以上網址「複製」到瀏覽器的網址列,才能欣賞。)

另外,非琴兄也非常的認真,幫忙找到了奇美音樂欣賞的版本:
進入http://www.chimei.com.tw/museum後,選「音樂欣賞」→「小提琴曲」→第7首。

二、樂譜

樂譜則可以由下列網站中取得:
http://www.everynote.com/violin.show/3690.music

三、賞析介紹、練習感想

至於這首曲子的出處、作者,「非琴」兄,已經在前一篇文章有所介紹,讀者可以參閱:

「這首曲子是取自德國歌劇改革家葛路克的歌劇「奧菲歐與尤麗迪西」中的第二幕第二場的舞曲音樂(The Heavenly Dance of the Blessed Spirits)。此段音樂原是由樂團伴奏長笛主奏,但是由克萊斯勒改編為小提琴獨奏後廣為流行。
……。」

另外,這首曲子是受了非琴兄的啟發,才想到要拉拉看的。當我自己也在拉奏的時候,發現非琴兄拉得十分有韻味:
1. 第八小節,從A開始的音階,非琴兄是從A弦開始上把位,一把位到三把位到五把位。這樣的話,就會有滑音的效果出現。但是因為這幾個音速度快,我則偏向於使用4把位(最後一個音,小指伸長五把位),一起解決。我覺得這樣比較容易,也比較清楚。
2. 第20小節,A到低八度的A#,我用五把位降到四把位,位置好找,聲音清楚。非琴兄是,五把位降到一把位,移動位置大,音不容易抓,但會出現滑音的效果,別有風味。
3. 許多小節都有FGFG的音,我的譜上記載是音符一樣長度。但非琴兄,拉得特別有味道,原來是把這四個音拉得不一樣長!不曉得是不是葛羅米歐的版本就是這樣?就像是歌唱的時候,第一個音稍微長一點點,可以引起注意,也比較能夠抒發感情。

四、我們練習的版本

非琴兄拉的版本:

(使用者:shen 密碼: guest )
http://violinboy.idv.tw/shen/backup/shen-050501.wmv

這首曲子,沒有伴奏會感到有點寂寞。於是我設法使用MIDI來伴奏,但是聲音不好聽。而且拍子比較僵硬。所以,找機會還是要請鋼琴老師伴奏,比較能夠表達的出來。

星期天在家裡練琴,我也將這首曲子設法拉出來,作作記錄:

(使用者:ben 密碼: guest)

無伴奏練習:
http://violinboy.idv.tw/ben/backup/050605.wmv
使用MID伴奏練習:
http://violinboy.idv.tw/ben/backup/050605-1.wmv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5-06-09 21:38 | Ben Lin, 站長

林文斌:柴可夫斯基「天鵝湖」、MIDI管弦樂伴奏


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,基本上是為了芭蕾舞而寫的管弦樂。所以不容易找到小提琴SOLO的部分。

不過,網路上很多MIDI檔案,只要運用將MIDI印成五線譜的程式,就可以在家列出總譜。然後,挑一個樂器的旋律來拉奏,感覺蠻有SOLO的味道。諸位發燒友,可以拿來玩一玩,過過乾癮。

我使用的是:Note Worthy Software ,可以到下列正式網站下載試用版。(試用版可以印出樂譜,但不能儲存)諸位也可只挑出一個樂器的旋律,印成樂譜,相當方便。如果你覺得那個樂器太大聲,你還可以把那個樂器關小聲一點,凸顯你的小提琴旋律。
http://www.noteworthysoftware.com/

例如,這首MIDI,我將雙簧管(Oboe)的主旋律印出來,練習幾遍,就可以和「MIDI管弦樂團」合奏了。

另外還有一個有用的音樂搜尋網站「百度」http://mp3.baidu.com/ ,只要你打入曲名,就會有一堆MIDI跑出來,供您參考。

以下是我這首小提琴拉雙簧管(Oboe)主旋律的「天鵝湖」。

使用者: ben 密碼:guest

http://violinboy.idv.tw/ben/backup/050603.wmv

不過,MIDI傳出來的聲音,並不好聽。(可能是我沒有買好一點的輸出設備)。而且,小提琴究竟要拉哪一些旋律,也是自己隨便改,整體的和聲,不一定相稱。這種方法純粹是玩一玩,正因為對於某些曲子,有個烈火般的熱情,所以找機會試試。至於指法、弓法都是自己隨便試出來的,平日的練習,我還是拉基本教材,感覺才會循序漸進。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5-06-03 23:43 | Ben Lin, 站長

林文斌:莫扎特第三號協奏曲第一樂章的「裝飾奏」


記得兩年前,曾經聆聽過李念慈老師(目前在美國音樂學院繼續深造)拉過這一段裝飾奏。當時感動極為深刻!一直想要把這個段落拉出來。

「裝飾奏」就是在演奏時,樂團所有人都會停下來,聆聽小提琴演奏。通常這一段不是原作者(例如:莫扎特)寫的。原作者只留下一個記號,CADENZA,那就是隨獨奏的小提琴家意思即興演出。不過,並不是所有的獨奏者,都有這種功力,可以「即興」演出一段與原曲相關的精彩獨奏。所以,後來的演奏家,多半都是遵循以前有名的演奏者,所留下來的版本。

我手中有尤金(全音)的版本。但李念慈老師,曾經拉過這一段,是Schirmer's 的版本。當時聽了非常的感動,於是把這個版本找了出來。想著,一旦有辦法拉的時候,就要把這一段拉出來。

終於,等到了這一刻。我的老師最近教到這一段了。除了興奮以外,趕快把所有的音都找出來練習。今天真是個好日子,我終於「摸」出所有的音了(雖然還不是很準)。於是錄影作個留念,等到以後,練熟一點,再錄個「精進版」,表示自己對於這個段落的喜愛!

我可以理解為什麼初學的雅如,這麼急著想要拉出「雨夜花」,因為她曾聽過她周遭的人拉過最動聽的雨夜花,持續心中發酵的結果。而且,還一直不時要找人拉「雨夜花」給她聽,驗證一下之前的「雨夜花」在心中的地位……。呵呵!


使用者:ben 密碼:guest
莫扎特第三號第一樂章裝飾奏

個人網頁: http://violinboy.idv.tw/ben/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5-05-30 23:45 | Ben Lin, 站長

蔡雅如:「雨夜花」

歷經過很久很久的疑惑後,終於拉出一點點音響,雖然今天還拉得稀稀落落的,可是也為我難掩的興奮留下見證。

2005/05/29 (日) 還不太成調的雨夜花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5-05-30 17:32 | 蔡阿嬤 (Ya-ju)

林文斌:吉他的「指型」與小提琴的「模進」


我剛開始學小提琴的時候,有一天,大發奇想。想到一個吉他按弦的方法,是不是同樣可以運用在小提琴上。

於是我就開始著手畫圖,把一把位(C大調)的手指按法(不含空弦),同樣都升高一個音,按二把位,等於是(D大調)。於是類推,可以到三把位按一樣的手型(指型),那就變成了E大調。

於是興高采烈地,拿給了老師看我的重大「發現」,結果反而被老師說了一頓。

原因在哪裡?

1. 小提琴沒有「琴格」,聲音的判別要靠耳朵。不能靠手指的形狀;否則到高把位,聲音會死得非常悽慘!(因為吉他指板很長,前後移幾個調手型不便也成!小提琴拉6、7把位以上的高把位,手指根本是「趴」在琴面上拉!跟一把位的手型,完全不同。)

2. 古典的譜,都不是寫成首調奏法。你背這樣的Am, G7和弦也沒有用!小提琴又不能用個「夾子」夾起來,作為轉調的工具!

3. 同樣試拉D大調,你還是必須要用一把位也能拉,二把位也能拉,三把位也能拉。你的方法D大調只能拉二把位──事實上,幾乎不常用到。因為大多是一把位、或三把位來解決D大調(甚至是其它的調,也是一樣)。

4. 小提琴只有四條弦!同樣拉音階,二個八度也好,三個八度也好;必須橫跨好幾個把位。這時候,上行的把位,跟下行的把位,不一定一樣。這時候,背手型完全沒用。因為上下行不僅不一樣,連單單上行音階,也可以有不一樣的拉法!

後來,徹底放棄了這種想法。還是規規矩矩地,記音的位置,聽音的高低。手型只能參考!

不過,最近拉了許多古典樂譜中「模進」的音群。才發現,手型(指型)還蠻有用的。例如下圖:



這一群,「一山一山」的音,其實就是「模進」。作曲家用個模子,套在音上面,只是平移幾個音而已,相關位置是一樣的。這時候,手型,就有需要了!保持一定的手型,下移一個音,就是譜上記載的奏法!

不過,這個指型,只用在這一曲,的這幾個小節有用而已。並不是所有的曲子都適用。這就是小提琴的「模進」!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5-05-26 23:48 | Ben Lin, 站長

林文斌:貝多芬奏鳴曲第五號、「春」、第一樂章


根據小提琴老師的說法,貝多芬的奏鳴曲中,第五號的第一樂章,比較簡單,適合我的程度。老人家嘛!當然是先挑軟的來啃。

貝多芬果然是貝多芬,譜子中許多「突強 sf」的記號,好像是一旁有人,脾氣暴躁,隨時要怒聲斥責一般。一不小心,就把音給拉「破」了!

沒有伴奏,果然差很多。沒關係,反正再練熟一點,還是要找老師伴奏呢!


使用者:ben 密碼:guest
貝多芬奏鳴曲第五號「春」,第一樂章

網頁:
http://violinboy.idv.tw/ben/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5-05-24 23:51 | Ben Lin, 站長

蔡雅如:空弦練習

試著去感覺什麼是琴弓與琴絃,試著聽林大哥的話拉長弓『弓貼在弦上,用力拉,拉全弓(長弓),一個音與一個音,弓不要離開弦,弓儘量保持與弦垂直』。

我發現最靠近左手臂的第一條絃,就是最粗的那條,要拉到底,很難,不知是手臂太短,還是弓太長,最後會歪掉,弓便不能維持跟琴絃垂直的角度。宜澤跟我說『那一條絃你的確要,拉到後半段的時候把手腕往外推,維持弓跟絃拉動的時候保持差不多固定的角度。你先練習,抬著上臂,不動上臂,只動前臂,把肘關節當支點,拉動的時候,手腕就要當作buffer去做柔軟的動作,最主要是手腕要柔軟的,手抬靠近你的時候,以手腕抬起來;手往下拉的時候以手腕向下來帶動,手腕和手指是拉弓的靈魂』。

我還是覺得我拉得很奇怪,好像拉小提琴的人身體不該擺動,而我則是標準的過動兒!下一次錄影,我會試著『手心向身體外側』拉拉看,或許身體也就可以維持不動了?

空弦練習錄影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5-05-19 17:33 | 蔡阿嬤 (Ya-ju)

蔡雅如:「瘋人院裡的提琴手」

各位親愛的家人朋友:

我正式搬進林大哥的網站了,感謝林大哥費心教我如何自己更新資料....

林文斌醫師個人網頁:烈火鍾愛
http://marn.tw/

蔡阿嬤個人網頁: 瘋人院裡的提琴手 http://marn.tw/yaju/

歡迎你們任何時刻的到來。

雅如

阿葆,有機會阿姨要跟你好好請教一下。
宜澤,我明後天會找時間,再錄一些你教過我後的練習,謝謝!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5-05-18 17:34 | 蔡阿嬤 (Ya-ju)

蔡雅如:我終於買琴了



各位好,我終於買琴了。可以練琴、拉琴;希望以後也能拉得像各位一樣好。我也同時買了肩墊,只是錄影的時候,還不會用,搞不清楚方向,總覺得下巴碰不著琴,後來我問了我室友後,就『大概』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,我昨天在通往瑞士的火車裡讀了Menuhin的書,有一點點明白,不過,還是得再練習看看。

我真驢,因為我拿到全新的松香(我不知道中文怎麼說),看到亮亮光光的,根本不會用,急忙跑去找室友,我本來還以為是不是要剝皮呢!我看我那學小提琴學了十五年以上德國室友會被我搞瘋。

男朋友從相片裡看到我的小提琴,很不能接受,他說怎麼『小』提琴這麼大,是不是我買錯了....我說,可能是因為我太小了,所以小提琴才會搖身變為中提琴??

在慕尼黑待了四五十天,我又變瘦了,昨晚量了一下體重,竟然只有四十四公斤,這博士學位真是折磨人。

雅如


拿到琴的錄影:紀念初啼


網頁:
http://marn.tw/yaju/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5-05-13 17:39 | 蔡阿嬤 (Ya-ju)

蔡雅如:弓遇上弦



昨天晚上看『幾回夢見弓觸弦』不太順眼,所以又動刀改了又改,結果愈改愈糟,於是最好只好全部磨掉,現在手上沒印,反而有些失落,那顆石頭好硬,沒力氣馬上重刻,所以今天又換了另一個軟石改刻『弓遇上絃』。

我想,我不適合刻印,因為容易走火入魔,刻完後愈看愈不滿意,磨掉後又開始後悔....

雅如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5-05-04 17:39 | 蔡阿嬤 (Ya-ju)

蔡雅如:幾回夢見弓觸弦



慕尼黑, den 01. Mai 2005 (日)

我今天晚上去聽了『雨夜花高手』的演奏會。

自從那天聽完小提琴製琴師精彩的雨夜花演奏後,對他的琴藝念念難忘,所謂的琴藝指的是『拉琴與製琴』兩奇藝。

隔天早上醒來,想了又想,『德國人』,而且是『這種特殊的德國人』,寫信的當下明白自己的冒昧,可是實在沒辦法忍住不寫,於是我寫了一封信跟他殺價。

或許我的功力已經好到不僅只能用中文,還能用德文表達我的想法(呵呵呵,雖然還是錯字、錯句連連),很驚訝的事是他竟然很快地寫了封很善意的回信,因為琴是別人託賣的,所以他不能給個很低的價錢,只能便宜台幣六千元左右,好個買賣不成仁義在,他約我今天晚上去教堂聽他與他所屬樂團的小型音樂會。

我去了,很感動。不想打擾所有的人,於是儘管明知拍攝角度不夠完美,還是選擇靜靜地坐在教堂裡的長椅上,對著正在演奏的人兒錄了兩分鐘的影,以為我與雨夜花高手的留念。

謝幕時站立在台前的他在人群裡找尋,最後終於被他發現到那個選坐在能看清楚他拉琴之角落裡的我,我以掌聲回應,他以點頭致意。

真想狠狠地去買一把小提琴,因為連作夢都會夢到拉琴的滋味,所以或許得去平息一下內心的呼喊....

雅如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5-05-02 17:40 | 蔡阿嬤 (Ya-ju)

林文斌:布雷舞曲(鈴木3-7)複習


練琴、錄影、記錄人生才是最重要的。留言版上無謂的爭論反而浪費寶貴人生!時間一過,哪還記得那些辯論是有理沒理?

謝謝大夥熱切的討論、鼓勵、支持、批評。不過練自己的琴,做自己的琴(那怕只有那麼一點點時間),不是更好嗎?

看到Horsy, Mizu都拉了布雷舞曲,我也趕緊把舊課本找出來複習。突然想起來,自己沒有錄到這麼好聽的這首曲子…

趕緊也錄下自己目前拉的布雷舞曲(請輸入使用者:ben 密碼:guest),以後可以給我的孫子看一看。或是多製一把琴,傳給曾孫也好。


http://violinboy.idv.tw/ben/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5-04-22 23:54 | Ben Lin, 站長

蔡雅如:先上車不一定先到站,請林大哥及網上其他同道們加緊練習 ^_^

林文斌先生:

你好,非常非常謝謝你的回信。

其實當我收到你的回信時,嚇了一跳久久不知該怎麼回應,你竟然在學習小提琴之初,就大手筆地買琴!後來我自問自地想著,如果我從九七年起就一直留在台灣當律師,大概也會像你一樣地買琴,可是我卻是來到德國當窮學生,同時也感染了德國人小氣的習性....

我住了將近六年的女學生宿舍裡,盡是學了十數年器的德國室友,她們或許各另有所學,但音樂(或稱樂器的演奏能力)卻是爸爸媽媽送給她們最大的人生資產之一。在來德國以前我不曾好好聽過一場古典音樂,當然也不明白小提琴是怎麼一回事,呵呵呵,大學數年就是單戀一個社團學長(台大攝影社),他從小學二年級開始拉小提琴,或許這是我對小提琴想望的緣起?直到來了慕尼黑認識了這一堆室友們,才有機會近距離地聽很棒的小提琴演奏,呵呵呵,你可以想像嗎,就在宿舍裡的不起眼的共同飯廳裡傾聽微妙的小提琴。

人生是很奇妙的,或許所有的東西都不是偶然而至,甚至連不明但持續地出現在內心裡那鼓強大的呼喊,也不是所謂的一時興起。

最近在網站上不斷找尋資料,但昨天晚上下的結論是,等我畢業後我會去一趟捷克,總是聽室友說在那裡才找得到價格合宜的中古好琴,或是我會到瑞士聞名世界的製琴學校去選一把學生練習製琴的成品,而等我找到了一把可以用到五十歲還覺得滿意的小提琴後,就會正式拜師學琴,所以我想,短期之內還是沒有辦法也錄上一段收放到你的網站上,不過呢,先上車不一定先到站,請林大哥及網上其他同道們加緊練習....

雅如


=====附上兩封以前寫給家人朋友的舊信件=======

慕尼黑, den 22.04.2001(日)

下午聽快當醫生之二十四歲的室友Silja 拉小提琴,因為過為幾天樂團有個甄試,她有點緊張所以請我們這三個室友聽她演奏,小提琴的琴音是可以優美而有變化的,她說她從五歲開始學,當年老師每星期來一次,每次上一個小時,在上大學前每兩天練一次琴,念了醫學系後就比較少練習了,曾聽Cordula說過剛學小提琴的孩子通常會因為沒有成就感而中斷學習,所以我想Silja 肯定是個有毅力的女孩,而能夠持續讓孩子學十九年音樂的家庭,其經濟狀況應該是很穩定的吧(萍姐及姐夫加油),我這輩子要再學音樂已是不太可能的事了,所以希望以後自己會有能力讓小孩持續地學任何一種他想要的樂器。

2004/03/02 (二)

我想整個大環境會決定活在其中的人們如何過生活,但終究不是每個相同環境下的人都過著一樣的生活。

攝影社的朋友們一一追求生命裡或許更為重要的東西。生日前夕收到了朋友寄來的毛筆與字帖,練書法是我一直想做的事,而這是一個可以持續一輩子的嗜好,一件可以忙上一輩子的事。而除了這個以外,我還是非常喜歡篆刻,等論文一結束,我願意花上很多很多精力來從事這兩件事,當然如果還有機緣的話,學小提琴一事也還放在心上,呵呵呵,到時候再來吵翻陪在身邊的那一個人。

我相信在每個人都有些深植在心裡頭一直沒忘的事。

記得我姐姐開始工作後沒多久就偷偷地(沒讓姐夫知道)買了一台全新的鋼琴,她把鋼琴寄放在那時還住在附近的表妹那裡,下班後再找時間與藉口,從大家庭的夫家溜去表妹那兒練琴。鋼琴裡有她的夢,一種現在的我沒辦法用言語界定清楚的夢。小學一二年級時我跟姐姐必須得固定學鋼琴,她總是乖巧而有定性,所以守在家裡等老師的是她,在台北市街道上鬼混的是我,雖然我們只差一歲,可是我們就是天差地別,學民族舞蹈學了半天,我還是沒辦法劈腿,可是她就行;學鋼學了半天,我就是彈得亂七八糟,後來乾脆就不回家,在街道上鬼混,直到手錶的指針顯示,鋼琴老師應該已經從我們家走了,而媽媽也快下班回到家了,這時才是我該回家的時候,反正家裡有姐姐在,而老師有學生可教,就好。

十數年後,大姐的夢是買台鋼琴。或許鋼琴可以幫她回到那個最初的、未經風霜的、平穩的童年裡。

姐姐的夢還是持續在被圓著。聽大姐說小兒子最近開始要學鋼琴了,是孩子主動要求的,很難想像在他們幾個小朋友,聽慣了姐姐最初練琴的可怕聲響後,平日野得跟什麼似的小男孩竟然會自己主動要求起要學琴,命運之手究竟是如何安排著的?難道大姐之鋼琴的夢,最後竟會經由小兒子來完成。

大姐總說小牛(牛年出生的小兒子)不像是她跟姐夫生的,倒是比較像是大牛(指也是牛年出生的我)的孩子,因為兩個人一樣有著可怕的脾氣與習慣(呵呵呵,為此我特別問過我媽媽,媽說我小時候還是挺乖的,大姐,請還我公道)!以前的我的確是不懂得珍惜,生活就是太容易了些,九歲以後開始珍惜手邊能有的任何資源與任何可能性,但現在的我並不想跟姐姐一樣選擇鋼琴,鋼琴帶不走,倒不如找一個可以浪跡天涯的輕便樂器

請相信我,五十歲那年,蔡阿嬤總是可以拉一曲生日快樂歌。

歐洲人跟我們有沒有什麼不同?實難一概而論,但我感受不到他們被大環境如何壓迫著,記得有一年協和客機從巴黎起飛後不久失事,裡頭坐著 BMW 總經理(還是總裁)包括阿公阿嬤爸爸媽媽及一對兒女的一家人,整個宿舍裡沒人討論這件事,這事似乎沒有對生活在慕尼黑的人們產生什麼多大的陰影;記得德國北部某高中青年拿槍掃射老師與同學們,也完全沒人討論日子照樣快樂地過著,我還是從台灣的新聞網站上才注意到這件事,除了這兩則新聞外,當然還有很多很多有的沒有的也發生過。

我不明白台灣媒體之強化悲劇新聞的背後動機為何?要大家對任何悲劇都要有如同發生在自己身上,或是即將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心理準備,到底其正面的意義或是功能性的意義何在?社會裡美的東西真的很多,如果只是一再擴張悲苦面,而忘了美善的事物也是常態性地存在著,我還真不明白該如何面對生命,要如何大無畏地活下去。其實我也看得到孩子們偶而的自私與提早社會化,但我更看到得那些我覺得從人性所散出的美。

有時候會上網去看看台灣的新聞,之後往往心情變得不再平和,有時還會沒事找事地跟男朋友吵架,彷彿所有的不快樂與不順遂,可能像合集般全部發生在日本電視劇「阿信」身上。

即使大環境在在影響著其中的人們如何過生活,但終究不是每個相同環境下的人都過著一樣的生活,再則環境是可以被選擇與被改變的。

雅如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5-04-15 17:41 | 蔡阿嬤 (Ya-ju)

蔡雅如:寄自德國、慕尼黑

林文斌先生:

你好,很謝謝你的網站,讓我發現原來『肖仔』還不少,我也是立志很多年想學小提琴的歐巴桑,不過,我這個夢想最快要今年年底才可能開始付諸行動。

我是1996年從台大法律系司法組畢業,1997到1999在台北當了兩年律師,1999七月底起到現在2005年都在德國慕尼黑攻讀國際稅法博士學位,我希望今年能結束論文,那我就可以也開始圓學小提琴之夢。我告訴我自己,學個二十年,在五十多歲之際總可以拉上一曲生日快樂歌吧....

我最近在德國、瑞士與台灣的網站查看小提琴學習與選買的文章,今天無意間發現你那酷得不得了的自製小提琴實事錄,天啊,竟然還有像你這樣的人??

想請問你的是:你買的琴就是高價位的琴,還是先觀望觀望?我在留意小提琴,雖然我明白我這輩子是跟什麼音樂成就無關,可是也不想買個大爛琴。

台灣也有自製提琴的老師,那麼他們所製的小提琴價位大概是多少?品質跟國外的手工琴比較,會差很多嗎?我問的問題都很粗淺,一看就知道盡是外行人問的,不過如果你能在有時間、有心情的情形下回答我,我會非常非常謝謝的!

祝練琴之路 心情愉快

蔡 雅如 寄自慕尼黑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5-04-13 17:42 | 蔡阿嬤 (Ya-ju)

林文斌:巴哈無伴奏奏鳴曲第六號「前奏曲」


老師教到了巴哈無伴奏奏鳴曲第六號的「前奏曲」。因為這首曲子是比較簡單,而且被選錄在《最新小提琴教本、第六冊》之中,所以老師先拿來教學。

因為速度快,而且音又複雜,所以老師雖然教過一遍,還是練得很凌亂。就像陳國昭說的:「一切都在混亂中」。不過,還是決定先錄下來作紀念。因為以後練熟一點,還可以再錄一遍,比較一下有無進步。

以前每次錄影,我曾請其它人幫我選一遍「比較好的錄影」,想放在網站上。結果得到的答覆是:「看起來,都差不多」。所以,一個時間點的錄音錄影,其實不管錄幾次,都不用太在意要用哪一次。總之,練習的時候,就錄影下來,每次都不要因為拉錯而中斷,(錯了也罷)還是要從頭拉到尾。這樣錄影一個小時下來,其實就是聚精會神地練習一個小時。隨便挑一次,作為記錄即可。

真正可以用於比較的錄影,應該是隔一段時間再錄影,而每次錄影的時候,倒是不用太在意要拉得很完美,因為(吃快弄破碗),急著要錄一次完全沒錯的錄影,反而──錯誤更多,心情更急躁。

這是我的巴哈無伴奏第六號「前奏曲」 (使用者:ben 密碼:guest)的首次練習錄...,過幾個禮拜,還會再錄影的。

我的網頁:http://violinboy.idv.tw/ben/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5-03-28 23:55 | Ben Lin, 站長

導致RSI是拉琴姿勢不對?還是另有原因?


前一陣子,有位網友T提出一個建議,認為拉琴姿勢不對,容易導致RSI(Repetitive Strain Injury)。其實,在這一方面,有許多研究報告,但卻還沒有完璧的定論。對於這類的問題,我也頗有涉獵,提出我的看法供各位參考:

我在軍中服役時,當醫院當醫官。有一次一個士兵被扛到急診室,黃疸,檢查血液,GOT高達1000以上。看起來像是急性肝炎,細問之下,才知道他被學長罰1000下扶地挺身,結果作完了之後,全身肌肉酸痛。竟變成這個樣子。(當然後來那個學長也受到的處分)

肌肉突然的激烈運動,當然會造成傷害,甚至橫紋肌溶解的嚴重病症。而RSI指的是慢性、重複性的肌肉運動,也會造成肌肉肌腱的傷害。可以發生在電腦作業員、音樂家的身上。不管是急性也好慢性也好,只要肌肉的負荷到達一定的極限,都會受到傷害。

那麼放鬆與保持良好的姿勢,確實可以減少(特別注意:不能完全防止)RSI。例如:別人電腦KEY一萬字,用一小時的時間、五指並用姿勢正確用的肌肉力量少;而你KEY一樣的字數,要花別人的數倍時間,「一指神功」反而出更多的力,當然容易RSI。所以預防RSI的方法,姿勢、方法正確以外,非常重要。

不過,話說回來,同樣是音樂家,同樣標準而正確的姿勢,同樣長的練習時間,為何有人會RSI,有人不會?所以,光用RSI來解釋音樂家這種肌肉的病症,並不完全。

我曾經審編過一本書:「腰痛」,裡面有詳細的論述及數據,可以參考。http://www.bookzone.com.tw/Publish/book.asp?bookno=GH044是日本人長谷川先生參照美國紐約大學,沙諾博士所提出的TMS的研究,加上自己的臨床經驗所得。所謂TMS就是(Tension Muscular Syndromes)因為緊張、壓力所造成的。作者提到,日本有65%的人患腰痛(下背肌肉痛)難道是日本人的姿勢都不對?美國也有4-5000萬人患有腰痛,當然也不完全是姿勢的問題。

這本書曾經在日本轟動,長年保持銷售量的前幾名。主要因素,日本是一個「高壓力」的社會,病患人數眾多。還有一個原因,這本書非常科學,數據統計了腰痛的病患,以目前的就醫方式(包括手術、服藥、配帶護肩護腰的工具等,所獲得的改善結果)來探討肌肉疼痛的治療。

令人驚訝的是:這些病患使用以上的療法,不但花錢、費時、煎熬受苦,長期看起來,效果也沒有比較好。反而他提出的方法是:「認知與調心」才是良方。所以他說這本書是一本「讀藥」只要你看過,用心去體會──所得的效果,不會輸給目前主流醫學的手術、服藥等等。許多人長年(十幾二十年)受腰痛之苦,竟然看了書就好了,真是令人耳目一新!

同樣的「亞歷山大」法,也是講究放鬆,有時要你不碰琴(不用肌肉),光是用想像(用心想)怎麼拉琴即可。剛好跟沙諾博士提出的「TMS」的治療有異曲同工之妙。「腰痛」這本書中,也提到了瑜珈、靜坐就是這個道理。而這種治療,也是要練習的。所以等於重新學習一件事物一般,每天必須要花一些時間。

其實,音樂家的RSI,主因還是來自於TMS的成分。換句話說,音樂家常年的演奏壓力、競爭(必須拉出大師、完美的境界),是一個造成RSI的重要因素。如果一天只是練個一兩個小時的小提琴,也沒有音樂家(專業音樂人)的壓力,只是當成「嗜好」,是幾乎不會導致RSI的。

所以讀者看到這裡就明白了。「萬法唯心造」,治療RSI,也是要「攻心為上」!如果你是個音樂家,如果有RSI的問題,也請你必須去看看心理諮詢師的意見。

另外,順便一提。我成立一個「烈火鍾愛」的網站,推動三十歲以後的人學小提琴,也就是這個原因。我們這種年紀的人學琴,不是為了要成為音樂家(專業音樂人),單純只是拉琴快樂與嗜好。有沒有「熱情」能夠拉得下去,才是最重要的。指導如同治療,要對症下藥,,方能收效。讓這些老人(包括我在內)拿出「烈火鍾愛」的熱情來學琴,才是重點!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5-02-23 00:05 | Ben Lin, 站長

「烈火鍾愛」所有會員的個人網頁


Mike
麥可紀。學琴年齡:小學至國中曾學六年,2006年復學迄今


Art
李國全。學琴年齡:2006年5月迄今


Wu
吳奕清。學琴年齡:2005年12月迄今


Julie
陳淑芬。學琴年齡:2004年3月迄今


Lo
羅嘉瑜。學琴年齡:2004年5月迄今


Nuage
昭雲。學琴年齡:2005年9月迄今


Lyu
呂仁園。學琴年齡:2004年暑


Jane
李淑珍。學琴年齡:2004年11月迄今


Hsu
徐明聖。學琴年齡:2004年8月迄今


Blue
鴻濱。學琴年齡:2005年4月迄今


Lee
李宗泰。學琴年齡:2005年4月迄今


Yaju
蔡雅如。學琴年齡:2005年5月迄今


K.C.Chen
陳國昭。十年前曾學一年,2004年底復學


Horsy
洪瑞宏。學琴年齡:2002年底起迄今


非琴
Shen
。學琴年齡:1999年迄今


Jasmine
林建君。學琴年齡:2002年斷續迄今


Mizu
秦毓勵。學琴年齡:2003年7月迄今


初學媽媽
Lily
。學琴年齡:2003年10月迄今


Cherry
蔡鈺珊。學琴年齡:2004年3月起迄今


流星雨
陳玲真。曾學小提琴


Ben
林文斌。學琴年齡:2000年9月迄今

[PR]
# by violinboy | 2003-07-24 19:01 | 「烈火鍾愛」會員個人網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