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火鍾愛

ブログトップ

<   2005年 05月 ( 9 )   >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

林文斌:莫扎特第三號協奏曲第一樂章的「裝飾奏」


記得兩年前,曾經聆聽過李念慈老師(目前在美國音樂學院繼續深造)拉過這一段裝飾奏。當時感動極為深刻!一直想要把這個段落拉出來。

「裝飾奏」就是在演奏時,樂團所有人都會停下來,聆聽小提琴演奏。通常這一段不是原作者(例如:莫扎特)寫的。原作者只留下一個記號,CADENZA,那就是隨獨奏的小提琴家意思即興演出。不過,並不是所有的獨奏者,都有這種功力,可以「即興」演出一段與原曲相關的精彩獨奏。所以,後來的演奏家,多半都是遵循以前有名的演奏者,所留下來的版本。

我手中有尤金(全音)的版本。但李念慈老師,曾經拉過這一段,是Schirmer's 的版本。當時聽了非常的感動,於是把這個版本找了出來。想著,一旦有辦法拉的時候,就要把這一段拉出來。

終於,等到了這一刻。我的老師最近教到這一段了。除了興奮以外,趕快把所有的音都找出來練習。今天真是個好日子,我終於「摸」出所有的音了(雖然還不是很準)。於是錄影作個留念,等到以後,練熟一點,再錄個「精進版」,表示自己對於這個段落的喜愛!

我可以理解為什麼初學的雅如,這麼急著想要拉出「雨夜花」,因為她曾聽過她周遭的人拉過最動聽的雨夜花,持續心中發酵的結果。而且,還一直不時要找人拉「雨夜花」給她聽,驗證一下之前的「雨夜花」在心中的地位……。呵呵!


使用者:ben 密碼:guest
莫扎特第三號第一樂章裝飾奏

個人網頁: http://violinboy.idv.tw/ben/
[PR]
by violinboy | 2005-05-30 23:45 | Ben Lin, 站長

蔡雅如:「雨夜花」

歷經過很久很久的疑惑後,終於拉出一點點音響,雖然今天還拉得稀稀落落的,可是也為我難掩的興奮留下見證。

2005/05/29 (日) 還不太成調的雨夜花
[PR]
by violinboy | 2005-05-30 17:32 | 蔡阿嬤 (Ya-ju)

林文斌:吉他的「指型」與小提琴的「模進」


我剛開始學小提琴的時候,有一天,大發奇想。想到一個吉他按弦的方法,是不是同樣可以運用在小提琴上。

於是我就開始著手畫圖,把一把位(C大調)的手指按法(不含空弦),同樣都升高一個音,按二把位,等於是(D大調)。於是類推,可以到三把位按一樣的手型(指型),那就變成了E大調。

於是興高采烈地,拿給了老師看我的重大「發現」,結果反而被老師說了一頓。

原因在哪裡?

1. 小提琴沒有「琴格」,聲音的判別要靠耳朵。不能靠手指的形狀;否則到高把位,聲音會死得非常悽慘!(因為吉他指板很長,前後移幾個調手型不便也成!小提琴拉6、7把位以上的高把位,手指根本是「趴」在琴面上拉!跟一把位的手型,完全不同。)

2. 古典的譜,都不是寫成首調奏法。你背這樣的Am, G7和弦也沒有用!小提琴又不能用個「夾子」夾起來,作為轉調的工具!

3. 同樣試拉D大調,你還是必須要用一把位也能拉,二把位也能拉,三把位也能拉。你的方法D大調只能拉二把位──事實上,幾乎不常用到。因為大多是一把位、或三把位來解決D大調(甚至是其它的調,也是一樣)。

4. 小提琴只有四條弦!同樣拉音階,二個八度也好,三個八度也好;必須橫跨好幾個把位。這時候,上行的把位,跟下行的把位,不一定一樣。這時候,背手型完全沒用。因為上下行不僅不一樣,連單單上行音階,也可以有不一樣的拉法!

後來,徹底放棄了這種想法。還是規規矩矩地,記音的位置,聽音的高低。手型只能參考!

不過,最近拉了許多古典樂譜中「模進」的音群。才發現,手型(指型)還蠻有用的。例如下圖:



這一群,「一山一山」的音,其實就是「模進」。作曲家用個模子,套在音上面,只是平移幾個音而已,相關位置是一樣的。這時候,手型,就有需要了!保持一定的手型,下移一個音,就是譜上記載的奏法!

不過,這個指型,只用在這一曲,的這幾個小節有用而已。並不是所有的曲子都適用。這就是小提琴的「模進」!
[PR]
by violinboy | 2005-05-26 23:48 | Ben Lin, 站長

林文斌:貝多芬奏鳴曲第五號、「春」、第一樂章


根據小提琴老師的說法,貝多芬的奏鳴曲中,第五號的第一樂章,比較簡單,適合我的程度。老人家嘛!當然是先挑軟的來啃。

貝多芬果然是貝多芬,譜子中許多「突強 sf」的記號,好像是一旁有人,脾氣暴躁,隨時要怒聲斥責一般。一不小心,就把音給拉「破」了!

沒有伴奏,果然差很多。沒關係,反正再練熟一點,還是要找老師伴奏呢!


使用者:ben 密碼:guest
貝多芬奏鳴曲第五號「春」,第一樂章

網頁:
http://violinboy.idv.tw/ben/
[PR]
by violinboy | 2005-05-24 23:51 | Ben Lin, 站長

蔡雅如:空弦練習

試著去感覺什麼是琴弓與琴絃,試著聽林大哥的話拉長弓『弓貼在弦上,用力拉,拉全弓(長弓),一個音與一個音,弓不要離開弦,弓儘量保持與弦垂直』。

我發現最靠近左手臂的第一條絃,就是最粗的那條,要拉到底,很難,不知是手臂太短,還是弓太長,最後會歪掉,弓便不能維持跟琴絃垂直的角度。宜澤跟我說『那一條絃你的確要,拉到後半段的時候把手腕往外推,維持弓跟絃拉動的時候保持差不多固定的角度。你先練習,抬著上臂,不動上臂,只動前臂,把肘關節當支點,拉動的時候,手腕就要當作buffer去做柔軟的動作,最主要是手腕要柔軟的,手抬靠近你的時候,以手腕抬起來;手往下拉的時候以手腕向下來帶動,手腕和手指是拉弓的靈魂』。

我還是覺得我拉得很奇怪,好像拉小提琴的人身體不該擺動,而我則是標準的過動兒!下一次錄影,我會試著『手心向身體外側』拉拉看,或許身體也就可以維持不動了?

空弦練習錄影
[PR]
by violinboy | 2005-05-19 17:33 | 蔡阿嬤 (Ya-ju)

蔡雅如:「瘋人院裡的提琴手」

各位親愛的家人朋友:

我正式搬進林大哥的網站了,感謝林大哥費心教我如何自己更新資料....

林文斌醫師個人網頁:烈火鍾愛
http://marn.tw/

蔡阿嬤個人網頁: 瘋人院裡的提琴手 http://marn.tw/yaju/

歡迎你們任何時刻的到來。

雅如

阿葆,有機會阿姨要跟你好好請教一下。
宜澤,我明後天會找時間,再錄一些你教過我後的練習,謝謝!
[PR]
by violinboy | 2005-05-18 17:34 | 蔡阿嬤 (Ya-ju)

蔡雅如:我終於買琴了



各位好,我終於買琴了。可以練琴、拉琴;希望以後也能拉得像各位一樣好。我也同時買了肩墊,只是錄影的時候,還不會用,搞不清楚方向,總覺得下巴碰不著琴,後來我問了我室友後,就『大概』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,我昨天在通往瑞士的火車裡讀了Menuhin的書,有一點點明白,不過,還是得再練習看看。

我真驢,因為我拿到全新的松香(我不知道中文怎麼說),看到亮亮光光的,根本不會用,急忙跑去找室友,我本來還以為是不是要剝皮呢!我看我那學小提琴學了十五年以上德國室友會被我搞瘋。

男朋友從相片裡看到我的小提琴,很不能接受,他說怎麼『小』提琴這麼大,是不是我買錯了....我說,可能是因為我太小了,所以小提琴才會搖身變為中提琴??

在慕尼黑待了四五十天,我又變瘦了,昨晚量了一下體重,竟然只有四十四公斤,這博士學位真是折磨人。

雅如


拿到琴的錄影:紀念初啼


網頁:
http://marn.tw/yaju/
[PR]
by violinboy | 2005-05-13 17:39 | 蔡阿嬤 (Ya-ju)

蔡雅如:弓遇上弦



昨天晚上看『幾回夢見弓觸弦』不太順眼,所以又動刀改了又改,結果愈改愈糟,於是最好只好全部磨掉,現在手上沒印,反而有些失落,那顆石頭好硬,沒力氣馬上重刻,所以今天又換了另一個軟石改刻『弓遇上絃』。

我想,我不適合刻印,因為容易走火入魔,刻完後愈看愈不滿意,磨掉後又開始後悔....

雅如
[PR]
by violinboy | 2005-05-04 17:39 | 蔡阿嬤 (Ya-ju)

蔡雅如:幾回夢見弓觸弦



慕尼黑, den 01. Mai 2005 (日)

我今天晚上去聽了『雨夜花高手』的演奏會。

自從那天聽完小提琴製琴師精彩的雨夜花演奏後,對他的琴藝念念難忘,所謂的琴藝指的是『拉琴與製琴』兩奇藝。

隔天早上醒來,想了又想,『德國人』,而且是『這種特殊的德國人』,寫信的當下明白自己的冒昧,可是實在沒辦法忍住不寫,於是我寫了一封信跟他殺價。

或許我的功力已經好到不僅只能用中文,還能用德文表達我的想法(呵呵呵,雖然還是錯字、錯句連連),很驚訝的事是他竟然很快地寫了封很善意的回信,因為琴是別人託賣的,所以他不能給個很低的價錢,只能便宜台幣六千元左右,好個買賣不成仁義在,他約我今天晚上去教堂聽他與他所屬樂團的小型音樂會。

我去了,很感動。不想打擾所有的人,於是儘管明知拍攝角度不夠完美,還是選擇靜靜地坐在教堂裡的長椅上,對著正在演奏的人兒錄了兩分鐘的影,以為我與雨夜花高手的留念。

謝幕時站立在台前的他在人群裡找尋,最後終於被他發現到那個選坐在能看清楚他拉琴之角落裡的我,我以掌聲回應,他以點頭致意。

真想狠狠地去買一把小提琴,因為連作夢都會夢到拉琴的滋味,所以或許得去平息一下內心的呼喊....

雅如
[PR]
by violinboy | 2005-05-02 17:40 | 蔡阿嬤 (Ya-ju)